[黨史小故事]——《劉伯承指揮襄樊戰役》

發布日期:2021-04-15 07:44 來源:人民網 作者: 瀏覽次數:

1948年6月,解放軍中原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、政治委員鄧小平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指示,發起宛東戰役,共殲國民黨軍1.2萬余人。戰役結束后,中原野戰軍司令部立即于6月5日在南陽彰新莊召開縱隊領導干部會議。劉伯承司令員在會上作《中原區的任務和行動方向》的報告,指出:“中原區的任務是將戰爭引至蔣管區。利用敵人的人力、物力消滅敵人有生力量,并把這個區域變為向東、向南、向西進攻的基地。”

關于在漢水區如何打開局面,劉伯承談了他對基本戰法和下一個戰役的設想:第一方案向襄樊、老河口行動,消滅防守該地的國民黨部隊;第二方案向信陽南北行動。經過與會的中原野戰軍各縱隊首長研究討論,打襄樊的意圖取得了一致。

當時,襄樊是1948年2月1日剛成立的國民黨第十五綏靖區駐地,司令官是康澤。他讓川軍一六三旅守老河口,一六四旅守樊城;中央軍一跂四旅和國民黨二十三旅的教導隊和憲兵隊、特務營守襄陽。鑒于襄陽城防守空虛,康澤又從兩個川軍旅中各抽一個團加強守備。康澤又怕川軍指揮不動,推薦川軍將領郭勛祺來當他的副手。

襄樊戰役行動前,解放軍華東野戰軍西線部隊在中原野戰軍配合下,于1948年6月出其不意地攻占當時的河南省會開封,形成南北配合、互相呼應之勢。國民黨華中“剿總”司令白崇禧急忙將其機動兵力向北集中,這就使老河口、襄樊之敵形成孤立無援之勢。劉鄧首長當機立斷,于6月13日下達關于襄樊戰役的部署,命令桐柏軍區司令員王宏坤統一指揮中野六縱、桐柏軍區部隊和陜南軍區第十二旅共14個團的兵力,獨立進行襄樊戰役。

與此同時,國民黨華中“剿總”司令白崇禧判斷解放軍主力已向東移動,在華中地區不會有大的軍事行動,宣布要到轄境內的幾個據點巡視一番,并和康澤約好,定于7月1日飛往老河口后再到襄樊。7月1日是康澤44歲生日,正當他大擺酒席之際,突然接到告警說,解放軍正在攻打老河口。康澤急忙結束宴會,并電告白崇禧“暫時不要來”。

7月3日,解放軍在迅速殲滅谷城和從老河口逃出的敵一六三旅主力后(其殘部不聽撤回襄陽的命令,向沙市方向逃去),按預定計劃于1948年7月4日、5日夜晚,沿漢江兩岸隱蔽地向襄陽靠攏。襄陽攻城作戰前線指揮、六縱司令員王近山,憑借以往的作戰經驗,從客觀實際出發,采納部屬的建議,打破歷史上攻襄陽“先攻山后攻城”的慣例,決定采取“刀劈三關”戰法,奪取琵琶山、真武山、鐵佛寺,打開走廊通道,以少數兵力、火力扼制山上的敵人,主力則逼近城垣,直接突破。劉鄧首長立即批準了這一方案,劉伯承還表揚王近山說“越來越會動腦子,仗越打越精了”。

解放軍于7月6日完成對敵合圍。根據戰局的發展,劉鄧首長及時調整作戰部署,集中全力圍攻襄陽。在解放軍的攻擊下,國民黨守軍陣腳大亂。7月6日上午,防守樊城的國民黨一六四旅乘船來到襄陽,卻被告知“聽錯了命令”,又倉皇撤回樊城,結果發現外圍工事已被解放軍攻占,樊城居民已經為解放軍“準備了很多豬羊及其他慰勞品”,“家家門口都擺上了茶缸、茶碗”,準備給解放軍進城時喝水。7月10日,一六四旅又接到康澤命令:放棄樊城,撤入襄陽加強守備,部隊怨聲載道。為了鼓舞士氣,康澤只好把一箱箱新印的關金券抬出來,“讓大家隨便拿”。

15日,解放軍對襄陽城發動總攻,到16日上午,完全控制了襄陽城,殲滅敵第十五綏靖區司令部、一跂四旅、一六四旅全部和一六三旅大部,俘獲康澤、郭勛祺以下17000余人,收復襄陽、樊城、老河口、谷城、宜城等城鎮。

在襄樊戰役總結中,劉伯承說:“這一戰役……極似打籃球,雙方互相牽制,以一人乘機鉆隙投籃的方法。”中共中央在祝賀襄樊大捷的電文中指出:“這一漢水中游勝利,殲敵2.1萬,解放城鎮7座……對于中原戰局的開展幫助甚大。”此后,解放軍華東和中原兩大野戰軍互相配合,在中原戰場轉入主動進攻。(來源:人民網)



編輯:管理員
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,亚洲欧洲日产国码AV天堂,2020天堂在线亚洲精品专区,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S